Scroll More

揭秘神秘的殡葬行业,实地探访中国最大的殡葬市场

来源:967444 发布时间:2021.02.24

首先,从行业属性来看,殡葬行业它非常冷门,但从行业前景来看,随着老龄化加重,它还是一个朝阳行业。

其实,在很多国家,殡葬已是比较成熟的产业,大家也更能坦然地面对生死。

在美国人,就曾推出过殡葬软件Willing,客户可通过生前自己立遗嘱、确定身后殡葬流程。

在日本,殡葬行业更是以一种自然的方式融入日常生活。一部片子,相信很多人都听过,2008年上映的《入殓师》,讲述了日本入殓师的生活,还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

电影《入殓师》海报

同时,很有意思的是,日本的花艺店既可以接婚庆又可以接殡葬的活,这在中国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


“账要算得清清楚楚。毕竟,举办葬礼也是一种消费。”这话是日本零售巨头永旺集团给旗下的殡葬业务设计的海报文案,这句话还获得了2016年第 64 届日本“朝日广告赏”大奖。因为这句话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在日本,死是一件特别烧钱的事儿。根据日本消费协会的统计,一个人死了,打理身后事,平均需要花费12万人民币,单最基础的火葬仪式就需要2万人民币。


日本很多人,都发出“死不起”的感慨。中国,其实也不例外,中国农村办一场普通的葬礼至少要花个大几万。一些大城市更为吓人,比如上海墓地均价6万,最高30万,每平米价格远远超过同区域的住宅房。

大家都知道,在中国白酒行业的毛利率极高,2018年贵州茅台的毛利率为91%,可以说是一个神话了,而殡葬行业可与其并肩。中国殡葬行业巨头福成股份的财报显示,过去一年的殡葬业务毛利率高达87.96%。

同时,葬礼仪式繁琐,供应商管理散乱,产业链高度不透明,中国的殡葬行业无疑已被贴上了“暴利”的标签。

互联网最爱暴利行业,互联网+殡葬的潮流就这么来了。首先,我们来聊聊中国最大的殡葬市场——河北廊坊的米北纸花市场,它是如何转型的?

这条街也被称为“死人一条街”,有几百个紧挨着的店铺商家,很多店铺源自于清朝。我们团队实地探访发现,其实这条街长不过1公里,但是年均的营业额却有几十个亿。

有商户告诉我们,毛主席去世的时骨灰盒就上他们店拿的。随后提供的名单还包括著名小品演员赵丽蓉,以及北京的各界名流们。

在这里,你可以买到跟殡葬相关的所有产品——从棺材、骨灰盒、寿衣、元宝纸钱,再到纸扎等陪葬品。

你还别小瞧这些小玩意儿,这其间还藏着暴利,一个零售价200块的纸扎房子在这里只需要12块钱。

这里的店面源自清朝,却一点都不古板,也开始纷纷接触互联网,主要是在一个叫1688的阿里内贸批发平台上开店。据1688行业数据显示,米北区域线上卖家将近120家,占线上销售殡葬领域商家总数的40%。米北纸花市场作为中国殡葬行业的核心产地,同样掌握着线上的话语权。

从事殡葬行业7年的廊坊本地人王芳,接受采访时讲到一个细节,让我们印象很深刻:经常半夜接到急单,好多次连夜开车送货。

我们对于死亡从来很少做充足的准备,这种不可回避的匆忙和突然,大多数人仍然习惯了在线下就近购买丧葬用品,

对于这些商家来说,物品虽然利润空间极大,但经销商渠道商依然占据了零售的大头,享受着这个行业的“暴利”,占据60%~70%的毛利空间。所以商家们纷纷触网,寻求新的增长空间。

这只是传统殡葬行业的转型,随着消费人群的变迁,70后、80后成为支付主体,互联网新式殡葬必将迎来新的爆发。

近几年国内也涌现出一批拥抱互联网的新式殡葬企业。

让我一起来看看

2014年一站式购墓服务的秋叶网成立;

2015年定位“对古老的殡葬行业进行产业赋能和消费升级”的一空网创建;

这些平台都瞄准了殡葬行业信息不对称不透明的痛点,试图用互联网打造信任,实现标准化服务。

但是,创新也伴随着巨大的风险,比如2013年成立,主打“线上引流,线下体验”O2O模式彼岸网,2017年就倒闭了;2014年初,通过墓地团购切入市场的殡葬电商“恩雪天使”,还没上线,便获得200万元融资,但两年后便停止运营。

许多像“彼岸”一样介入殡葬行业的互联网企业之所以碰壁,是因为他们并不是真正的互联网思维经营,只是借了互联网的概念,本质上仍然是传统殡葬行业的模式,渠道成本过大,冗重难行。

互联网平台作为销售和服务整合渠道的商业创新早就已启动,竞争非常激烈,而基于消费者需求的创新才刚刚起步。

据我们观察,这其中也有比较亮眼的新兴公司,比如像“肌珠”,是国内第一家将逝者骨灰变成宝石的企业,一进入市场,就获得了一大波新潮人士的喜爱。

肌肤的“肌”,珠宝的“珠”,谐音“记住”。公司借鉴韩国技术,研发了制造骨灰熔融的设备,在2000度的高温下对骨灰进行环保处置,形成稳定晶体,达到宝石硬度,体积还能缩小三分之一。

这种纪念方式,不仅受年轻人喜欢,还非常符合国家对于火葬的政策的倡导趋势,可以说非常巧妙了。


肌珠的很大一部分业务来自海葬。这些海葬的人,把亲人的骨灰撒向大海前,捧出50g的骨灰就可以制作一个随身携带的宝石纪念品,6999元相对于高昂的墓地购买和维护费用,一点儿都不夸张,市场接受度便慢慢打开。

在国内,除了将骨灰做成宝石,还有企业能将骨灰做成钻石。比如创立于2015年的念世情,首先将生命钻石的概念在中国进行商业化运作。

其实吧,生命纪念钻早在2003年就已经在美国市场出现,近几年已经成功推广至欧洲、日本、澳大利亚等发达地区。

来自英国的恒远钻石Heart in diamond,创建于2005年,提供将亲人和宠物的骨灰或毛发变成钻石的服务,是国内很多殡葬企业的对标公司。和其他的外国企业不同的是,他在中国拥有多个办事处。我们人在国内,也可享受他的服务。不过订单要交付美国完成,周期较长,需要3个月左右,价格也更高,一般是几万块到几十万。

但这种新型模式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我们曾在微博上发起投票“你能接受,死后把你的骨灰变成钻石吗”,只有60%的人选择接受这种新式殡葬。我们在和肌珠创始人侯琳琳聊的时候,她判断,“至少还需要十年时间,关于骨灰宝石或是骨灰钻石的业务才会在中国迎来真正的春天。”

与死亡有关的故事,就像拨动我们内心深处最孤独、最危险的那根弦,但这中间又存在着温暖又硬核的商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