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More

殡仪工黄国全:让逝者干净有尊严地离开

来源:967444 发布时间:2021.02.22

13年前的5月1日晚上,武隆县县城江北西段发生山体滑坡,从山上滚下的巨石和泥土让邻山的一幢8层居民楼瞬间垮塌,住在楼栋里的79个鲜活的生命瞬间陨落。

  那一刻,我们故事的主人公——黄国全,正在县民政局门卫室值最后一个夜班。几天前,37岁的他接到县殡仪馆的任职通知,成为刚落成的县殡仪馆仅有的4名殡仪工之一,五一劳动节之后就正式上岗。

  两天两夜里,他让79名遇难者干净有尊严地入葬

  “当晚,我正在整理出入登记表,突然门卫室的窗户就稀里哗啦抖个不停,远处传来好大的爆炸声。”黄国全回忆说,门卫室外的大街上,人群不断往巨响传来的方向跑去。因为要守岗,他只得把身体探出窗外,不停地往出事方向张望。

  “滑坡了!滑坡了!靠山那栋8层楼被压垮了,人全死了!”人们带着噩耗急匆匆地跑回来,紧接着救护车、消防车的鸣笛声划破了县城原本的宁静。不一会儿,县民政局门卫室的电话刺耳地响起,“黄国全,恐怕明天你就要过来上班了,这次……”“馆长,我理解。我明早交接了工作就过来帮忙。”

  “当时很难接受,我们县城从没发生过这种事情,几十条活生生的生命说没就没了,我能想到的就是尽一份力。”第二天一早交接完工作,黄国全就急匆匆地往县殡仪馆赶去。

  此时,县殡仪馆大厅因为空间有限,消防和武警官兵只得把陆续挖掘到的遇难者遗体暂时安放在殡仪馆大厅外面的过道上。

  “一进门就看见十几米的过道上,密密麻麻摆放了几十具遗体,有的连身体都是不完整的。”虽然知道,到殡仪馆工作就意味着从此以后和死者遗体打交道,但第一次面对几十具遗体,刚任职的殡仪工们都还是有些畏手畏脚,谁都不愿意上前处理遗体,唯独黄国全例外。

  为遗体编号;把残缺的手臂找到,然后拼接到遗体上;把遗体换上干净的衣服,再用白布把身体包裹起来……整个过程,黄国全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平静地做着所有的工序。在他的带动下,其他3位殡仪工也加入到对遗体的穿洗、整容等工作上来。最后,经过黄国全等人两天两夜的不间断处理,79具遇难者遗体都干净、有尊严的被运往涪陵火化入葬。

  3月28日,当记者提及多年前的往事,询问黄国全当时的感受时,他很认真地回答:“我既然干了这份工作,就要抛开所有杂念,帮他们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

  “把逝者打扮得体体面面,送他们最后一程,是对逝者最大的关怀”

  13年来,黄国全在殡仪工岗位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对正常死亡者,他总是耐心地帮助他们洁面、更衣,把逝者打扮得像生前那样面颊红润,让亲人感觉到一丝温暖。对车祸、跳楼、溺水等各种非正常死亡者,他也总是第一时间前往事故现场,将遇难者的身体残缺部分拾回来,缝补完毕后再穿衣、化妆,让家属能安心将他们入葬。

  “你接触了这么多面目全非的非正常死亡,心里有阴影吗?”记者问。

  “我接触的车祸死者最多,其中大部分是飙摩托车出车祸死去的孩子,所以我坚决不准我儿子骑摩托,这算是我的阴影吧。”

  黄国全说,武隆县因为多山地,坡度又大,农村孩子又喜欢飙摩托车,所以很容易出事。有一次,殡仪馆送来一具出车祸的死者。他掀开白布,看到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19岁的死者是黄国全远亲的孩子,因为飙摩托车,男孩在山路上出了车祸,被摔成内伤,抢救无效死亡。

  “我是看着那孩子长大的,就这样说没就没了,死的时候还这么惨。所以,从那以后,我不准我儿子骑摩托车,怕出事。”黄国全说,他时常也会提醒开摩托车的人,慢点开,遇到转弯处,要减速。

  黄国全告诉记者,干这份工作13年,最让他欣慰的是:家中长辈从反对到理解支持,朋友不再忌讳他。“我总觉得把逝者打扮得体体面面,送他们最后一程,是对逝者最大的关怀。”黄国全说,他会继续在殡仪工岗位上工作到退休,如果有机会,他还想多带几个接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