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More

殡葬礼仪师:逝者亲属的手给我力量

来源:殡葬服务百科 发布时间:2020.03.03

主人公姓名:文清(化名)

年龄:47岁

从业岗位:殡葬管理处殡葬礼仪师

从业时间:从事殡葬行业11年、殡葬礼仪师1年

最想说的话:有人负责迎接新生命的到来,就得有人负责在终点为生命送别,我们作为人生驿站的送行者,最大的价值在于给予逝者最后的尊严。希望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将不再谈“葬”色变,殡葬礼仪师能成为一份受人尊重的职业。


6371883310741825573444595.jpg


3月26日早上8时许,目送女儿出门上学后,文清像往常一样,走到衣柜前挑选今天要穿的衣服。前年买的红色大衣在一堆暗色系的衣服中格外显眼。


她已经记不清上次穿这件大衣是什么时候了。


文清取下大衣,在镜子前比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在红色大衣的映衬下,脸色变得红润起来。不一会儿,她想了想,又将大衣挂回衣柜。随后,她拿起一件白色衬衣和黑色的工装穿在身上,提着包走出了家门。


作为一名殡葬礼仪师,这个特殊的职业几乎让文清告别了色彩鲜艳的衣服。


她认为,这是对逝者的尊重。


不能说错一个字


“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殡仪馆里,文清神情庄重,声音沉痛地讲述了逝者生平。在她的主持下,逝者的儿女和家属有序地一一与遗体告别。


仪式结束后,她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走到哭泣的家属身边,轻拍着一位年长者的手臂再三劝慰,平复她悲伤的情绪。


自去年开始做殡葬礼仪师,文清已为百余名逝者主持过葬礼。


她认为,一个好的殡葬礼仪师不仅要将对逝者的尊重展现给众人,更重要的是做好生者的安抚工作,力求让生者慰藉,死者安息。


在主持过的葬礼中,她对一个小女孩的告别仪式印象深刻。


那个女孩才十四五岁,因为车祸意外离世,这给她父母带来的打击是致命的。接触过程中,小女孩的母亲面对遗体一直在哭泣,需要人搀扶才能站立。


同样作为一名母亲,文清看得心酸不已,除了暖言宽慰,她告诉自己,要格外用心地去完成这场葬礼。她将小女孩儿的悼词修改了好几遍。葬礼上,她不敢念得太大声,怕惊扰了“沉睡”的小女孩,看到女孩母亲哭得撕心裂肺,自己也在默默地流泪。


“天堂没有车来车往,宝贝,你从此不用再害怕。”悼词里的最后一句话,是她对逝者亲属最好的安慰。


文清认为,殡葬无小事。婚礼可以彩排,葬礼却无法重来。做殡葬行业凭的是良心和责任心,哪怕说错一个字,心里都会有负罪感。


正因为这样,每次主持葬礼,文清内心压力都很大。为了仪式不出错,她对自己的着装、表情、语调、动作及写悼词的水准都有严格要求。写悼词时,她会一遍遍和家属对证逝者的生卒年月、生平事迹,力求做到感同身受,高度总结。主持送别仪式时,她又会冷静自控,娓娓道来,最大限度还原逝者生平并倾诉家属亲友的哀思。


她说:“一场好的葬礼是对逝者的尊重。我们要做的就是让逝者在家人亲友的陪伴下,有尊严地走完最后一程。”


6371883318620828837517256.jpg


是妻子也是妈妈


吃过晚饭,文清走出家门步行前往父母所居住的小区,力所能及地帮父母收拾房子,陪他们聊天。


自从成为殡葬礼仪师,晚上看望父母就成为了她的习惯。


母亲心疼她,说:“你工作那么忙,不用天天过来,闲了就在家好好休息,别把自己累坏了。”


她总是笑笑说:“妈,我不累,就想多陪陪你们。”


为近百人主持过葬礼,让文清更加明白生命的珍贵。她认为,没有什么比生离死别更痛苦,亲人在身边的时候就要好好陪伴。


殡葬礼仪师的工作就是接触逝者和其家属,工作氛围十分压抑。在这种环境下,拥有灿烂的笑容是一种奢侈。


刚开始做这份工作时,文清的心情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即使回到家,她也不像以前那样爱笑了。


看着自己的家庭欢笑声越来越少,文清慢慢意识到自己要调整心态。


每天早晨上班,文清都默默告诉自己,上班了,要冷静、庄重、用适宜的表情面对每一位逝者家属。


下班回家的路上,她又会对自己说,工作已经结束了,回到家里,你是妈妈,是妻子,不能苦着脸,要有笑容。随后,脸上不由自主地做出微笑的表情。


一开始,文清很不适应这样的角色转换。慢慢地,她发现自己的这些改变让孩子和丈夫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好。


看着家人每天都露出开心的笑脸,她的心情也变得舒畅了许多。


现在,文清下班后,情绪几乎不会受到工作影响。她会悉心为家人烹饪可口的饭菜,陪女儿做作业,和家人一起看电视,约朋友一起聊天……


她说:“这也是殡葬礼仪师这份工作给我的洗礼。生命是脆弱的,能以最灿烂、最温柔的笑容去陪伴家人,去享受和他们相处的点滴,就是最大的幸福。”


6371883325175711898510461.jpg


她竟瞒了女儿7年


“妈妈,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啊?”女儿问。


“妈妈是干财务工作的。”文清回答。


“别人的妈妈都有工作单位,你在哪个单位呀?”女儿接着问。


“等你长大了,妈妈再告诉你。”每当女儿问起自己的职业,文清总是这样含糊其辞地回答。这一瞒就是7年。


2007年,文清进入克拉玛依殡葬管理处从事财务工作。也是从这年起,她的工作成为了“秘密”。


从事殡葬行业需要勇气,因为许多人认为殡葬行业不吉利。在这样的外界压力下,殡葬行业的从业者大多比较自卑。


刚工作时,文清去相关单位填写报表。那天排队的人接踵而至。排队的人就在一起聊天。


当有人询问文清的工作单位时,文清回答:“殡葬管理处的。”


她的话音刚落,周围的人都停止了说话,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一步。


尽管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文清仍然记忆犹新。


因为大部分人对殡葬从业者的不解,她从不主动与人握手。一些朋友们听说她从事了殡葬行业,也刻意与她保持了距离,甚至不再来往。


正因如此,她怕女儿的同学们知道自己从事的职业,会排斥女儿。她也怕女儿不理解自己的工作,母女间出现隔阂。


就这样,直到2014年,10岁的女儿才无意中得知母亲是在殡葬管理处工作。


为了了解殡葬管理处具体的工作,女儿还偷偷查了字典,了解母亲从事的行业的内容和职责。


“妈妈,你每天上班时害怕吗?”那天,女儿突然问道。


凭直觉,文清知道女儿一定已知自己从事的行业,她回答女儿:“妈妈不怕,因为妈妈在做善事。”


“妈妈,你很伟大。”女儿的话,让文清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6371883336326299474707673.jpg


一份受尊敬的职业


去年,文清开始从事殡葬礼仪师这个职业,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


文清的丈夫对她说,有人负责迎接新生命的到来,就得有人负责在终点为生命送别,殡葬礼仪师,就是人生驿站的送行者。


得到家人的支持,文清也越来越热爱这份工作。


新的一天,文清像往常一样走进殡仪馆,用庄重的仪式为一位老人送行。


“感谢你,今天的仪式办得很好。我母亲走得很安详,辛苦你了。”老人的孩子走过来对她说。


握着逝者家属的手,文清从中感受到了无形的力量,这种力量支持她在这个行业内继续前行。


葬礼已经结束,但文清仍站在原地,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手,想着今天主动和她打招呼并握手的人。


她相信,随着社会的发展,终有一天,人们将不再谈“葬”色变,殡葬礼仪师也能成为一份受人尊重的职业。